登录 | 注册
当前位置:首页>新闻网>文化>文化动态

在春天,抵达木兰溪源头

2022-04-25 10:11 莆田网

  仙游山因木兰溪源头而闻名,来仙游山,一定要去木兰溪源头,这是一个与所有莆仙人都有渊源的地方。

  木兰溪源头位于海拔869.74米的仙西村黄坑头,是仙游山的核心和灵魂。愈靠近源头,愈发意识到我这是去探访一条与我息息相关的河流的源头,由此,愈发为自己太迟来这儿而心生不安。

  一路沿着齐整的水泥路驶过仙山村,又是一个岔路口,一头往仙狮祖殿,一头往仙西村。我们在路标指示下,穿过仙西村,抵达村外荒野里的源头入口处。

  过了入口处的“思源亭”和“抱芋上书”石,拐上一条泥土小径,再往里走一小段,在一泓碧水旁的“木兰溪源”景观石下,我们遇到十来位仙游一中的老师。这里环境清幽,一边是潋滟的碧水,一边是绿意婆娑的林木,正好可以让人在此好整以暇一番。此时阳光明媚,粼粼的水面上像铺了无数的碎钻,白亮晃眼。经水面衍射后的阳光漏进砸地的树荫里,洒下的碎影在这些优秀教师的身上跳跃着,使他们显得神采奕奕。凑巧的是这一群人中有好几个我认识的朋友,看到我,他们也很惊讶。一问才知道他们今天是来开展党建活动的,正要去源头,于是加入他们的队伍,一同前往。

  循着谷涧边的一条小径走了一会儿,过“清源亭”,再走一小段路,木兰溪的初始原貌便以山野间的一泓泉水之姿呈现在我们眼前,虽有点惊讶,却也在情理之中。一条河流的初始面貌,就应是如此,藏于深山中,清且涟漪,纯粹、自然、守拙。尽管此源头难以让人与那条流淌在闽中大地上的恢宏河流对上号,但它是无穷无尽的陆离斑驳的镜像之源,是孕育闽中大地一切传奇和无限可能的滥觞。木兰溪就是从这儿出发,一路上穿山越岭,沿途汇集涓涓细流,欢腾地穿过西乡东乡,坼分南北洋,最后在兴化湾汇入大海。

  仙游山人十分珍爱源头,用石块围砌成一个泉池,并用竹子引流,供人取用留念。仙西村党支部还给每个人准备了一个定制的小瓶子,众人排着队依次用瓶子盛满源头的水,郑重其事,很有仪式感。瓶子里的水纯净清冽,盈盈地握在手里,清凉沁人心脾,有一种融入春光里的舒坦。

  河流的源头总是把人引向远方。暮春时节,承蒙时光不弃,我们来到仙游山,“草木蔓发,春山可望”,“步仄径,临清流也”,突然有了遐思的时空,便“寂然凝虑,思接千载”。在闽中大地上,木兰溪干支流如根系般蔓延着,像一条溯源生命的通道。透过这条通道,我们这些自称木兰溪儿女的人往溯自身的血脉时,一定可以穿越邈远的时空,回到那条横贯北方中原的伟大河流边上。推本溯源,位于黄河中下流的中原地带是莆仙先民最早的栖居地,我们这些后人的身上自然也流淌着黄河文明的因子。时至今日,莆仙人的方言习俗都带着古中原河洛文化的印迹,这些如同生命中运行的密码一般,一旦对上号,就能一下子校正方向,指向北方中原这个精神层面上的原乡。

  溯源莆仙人的迁徙史,大规模的移民潮起始于两晋交替时的“文冠南渡”,再由唐中晚期延续到五代十国时王审知入闽,其后还有两宋之交的移民潮,大都由中原一路向南迁入闽中。先民们毁家纾难,孤注一掷,“泛若不系之舟”,在阡陌纵横的大地上转徙,跨越过一条条河流,最终落脚在木兰溪畔,继续在闽中大地上深耕着来自黄河流域的中原文明,再造一个“海滨邹鲁”,于是在闽中大地上有了“莆仙人”这一新的群体。

  在这样一个阳光流淌的春天里,风和日丽,山川俊美,我穿过莽原,踟蹰于春色盎然的山野里,被一泓清泉所释放出的情思缠绕着、慰藉着,催生出一种溯源生命的意识,理清了“从哪里来”的问题,而后“要往哪里去”这个避不开的问题又上了心头。

  活了大半辈子,我不清楚经历了怎样的迂回之后,才迟迟地抵达闽中大地这一方水土的原乡,但我知道如果顺着源头一直往回走下去,在经历曲折迂回之后,一定会走到中游一个叫鲤城的地方。我土生土长在那儿,与这条河流朝夕相处,却往往视而不见,其结果就是让人在庸碌的生活中失去了方向感,而在仙游山,源头仿佛是一个清晰的坐标,让人消除了初来乍到的陌生感,也不再迷茫。在源头的所见所思如一个参照体系,帮助我梳理了很多事,让我比任何时候都更清楚自己与这个世界的关联。

  仙游一中党支部一群人还要赶别的行程,我和朋友则在源头多待一会儿,让思绪继续流淌。

  暮春的山野,绚烂和煦,当我的思绪随着泉源流淌在春光里的时候,穿梭于林间的风摇曳着刚泛出新叶的繁枝,和着淙淙的泉流声,仿佛奏响了一首舒缓而又辽远的歌,牵引着我,一路流淌下来,流经过去、现在和未来,依然澄澈无垢……(王晓)

 
附件下载:
标签:

相关阅读:

用户名:   (您填写的用户名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)匿名

验证码 :  验证码

网友评论:

##########